那么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13 08:46    次浏览   

空间逼仄,女生连换衣服的私密地都没有

“那你的教师资格证呢?”记者想求证其“教师”身份的真实性。不过,彭女士说,自己的教师资格证没有带在身上。

开在科教新村的某培训托管班,负责人租用了四室一厅大房间,小学生可用空间只有厅中的小课桌,他们在课桌上吃饭,在课桌上写作业。当记者盯着宣传海报上的床铺和活动场所看时,一位自称姓谭的工作人员说:“不让他们睡觉的,吃完饭就趴会,然后就写作业。再给他们床,老师也要跟过去,那不又添了一堆的事情?”

方同学是湖南师范大学大三的学生,曾经在新民小学旁边的一家托管班兼职,“因为学的是师范类的教育学,所以想先去锻炼锻炼,但是只做了一个月,就不想做了,环境太差。”

“我主要教他们做作业,还要管秩序。”方同学说,自己每天下午都过去辅导,由于是学教育学的,对孩子还算认真负责。“遇上不认真负责的,什么辅导作业,直接把答案告诉他,省事多了。”

“现在大部分是双职工家庭。学校放学早,家长下班晚,对于托管,家长需求很大。”叶婷介绍,为了给小学生减负,一二年级的学生下午只有一节课,下午3时就放学了,而高年级的学生下午4时30分左右也就放学了。这时,父母还未回家,孩子该往哪去,成为很多家庭面临的问题。

在另一家托管机构,记者看到,学生们正端着比自己手还要小的碗吃着饭,记者问其中一个小男孩:“饭菜好吃吗?”男孩大声地说:“不好吃!天天都是一个样。”

上午11时30分,下课铃响了,学生们鱼贯而出。然而,来接他们“回家”的,不是父母亲人,而是被称为“老师”的托管班工作人员。他们举着牌子,站在校门口,等候本机构的学生集合。

“每天托管的学生数量也讲不准。”负责人张老师说,“有时候学生多,有时候学生少。”张老师称自己是“社会人士办托管”,但另一位“老师”称她从学校退休后才办起了这个托管班。这家托管机构依然是租用民居,且规模较大,有三层楼供学生使用,但学生数量之多使房子看起来依然十分拥挤,不时充斥着学生的追跑嬉戏声,和负责人的呵斥声。

记者先来到德润园小学附近的“阳光托管中心”。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民房,时值中午,20多名托管学生正挤在客厅里吃饭,阳台上挤挤挨挨地挂着负责人彭女士一家子晾晒的衣服。旁边小卧房里摆着一张双层床,“这张床能睡下这么多孩子?”记者提出质疑,彭女士赶紧说,自己正在物色大点的场地,“现在他们想睡觉,就在这里躺一下。”她比划了一个横躺睡的姿势。彭女士说,自己在家乡是老师,丈夫来长打工,儿子在长就读,她原本是跟着来长沙做孩子的陪读妈妈,后来发现了这个托管市场,就在出租屋里开办了这家“托管中心”。现在,她主要负责对学生的作业辅导、管理,而家里的老人就负责做饭。

记者表示自己的女儿想在这里午休,打听哪里是女寝室。工作人员手一指,记者看到的是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里面密密麻麻摆了十几张床,都是上下铺,进去后几乎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窗帘紧紧地拉着,逼仄的空间里,一些女孩子在开着门的女寝室里脱换衣服,正对着女寝室的是大客厅,二三十个学生正在桌子上吃饭,男寝室就在斜对面。

在学校附近的居民区租间房子,自己家人做饭,找几个大学生兼职,不需要任何手续,小学托管机构就可以开张了。一方面是零门槛的市场准入,一方面是家长的现实需求,催生大小托管机构在小学周边遍地开花。然而,记者调查走访发现,目前托管班处于“脱管”状态,安全隐患重重,急需规范。

3 任何人都称“老师”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托管机构主要开展午餐、作业辅导和课外培训等营业项目,一般是根据开设学校的位置不同,收费价格也各有不同,“开在名校附近的托管班,收费普遍高于一般学校附近的托管班。”记者在德润园小学附近走访发现,这里的托管班一般有四种业务,第一种是中午托管,380元/月;第二种是中午和下午托管,不含晚饭,从放学后进行作业辅导直到5时、6时家长来接,450元/月;第三种是午餐和晚餐的托管,家长7时、8时来接,550元/月;第四种即是全托管,每周一到周五,750元/月。

市场庞大,一所学校大半学生需托管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有人反映,见到过托管班买菜大妈前往菜市场收集卖剩下的菜叶子。

记者暗访:任何人都可以开托管班

记者曾以大学生兼职为由,在多家托管班探访。大部分托管班负责人只是象征性地问问是哪个大学什么专业的学生。他们最看重的是你的课表和时间,只要上午11时到下午2时、下午4时到晚上8时有时间,就基本可以了。记者曾问需不需要教师资格证什么的,对方说:“没关系,都是小学生,也就随便辅导下作业就可以了。”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目前长沙各小学附近遍地开花的托管班存在四大问题:

1 零准入门槛

“从未见过。”方同学摇头说。

“有人来查食品安全吗?”

记者打听怎样才能开托管班,一位托管班工作人员说:“只要有地方,有人做饭,任何人都可以开托管班。”他正打算离开打工的这个托管机构,另觅地方自当老板。

记者在多所小学附近调查发现, 越是“牛气”的小学附近,托管班也就越多,在整个长沙放射状呈现,遍地开花。“但基本处于无部门管理状态,租个房,弄几个做饭的人、管孩子的人就可以开张。”长沙德润园小学校长李晖对此忧心忡忡:“整个社会对学生安全问题看得这么重,无论是在食品安全还是学生的人身安全方面,托管班都是一个真空地带!”

2 食品安全隐患大

首席记者 谭琳静 实习生 吴楠

坐落于芙蓉区繁华地段的育英学校同样被众多托管班包围。记者跟随“向上”托管班负责人前往探访。同样是放学时间,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要穿过长长的地下通道过马路,路上小孩子打闹,“老师”要维护秩序,但是常常顾了前头顾不了后面。

记者发现,托管费用高低全由托管班负责人说了算,但基本有规律可循,位于经济发达的商圈地段、知名小学附近的托管班费用较高,越远离经济发达地区、学校名气越小,托管收费也就越低。

4 收费无规范

多所学校校长向记者介绍,自己学校有一大半的学生都参加了托管班。

托管班暴露

兼职者说:这里的餐具从不消毒

四大问题

方同学打工的托管班开在新民小学旁的民居里,住房条件十分简陋,却要容纳二三十个小学生同时进餐、学习、休息。“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们的饭菜很不好,也不是很卫生,都是什么土豆丝、冬瓜之类的蔬菜,很少能见到肉。做饭的就是老板的妈妈,她非常随便。每次吃完饭,餐具就是过一遍水,从来不消毒的,很不卫生。”

学校食堂需要“三证”齐全,包括食堂的卫生许可证、工作人员的食品卫生知识培训合格证、工作人员的健康证;学校周边的餐饮店需要《餐饮服务许可证》。但开在学校附近民房里的托管班什么都不需要。

编者按

托管班开在民房里,孩子们在拥挤的空间里进餐、休息、做作业。 邹麟 摄

家长们因工作压力,不得不将孩子“委托”给托管班。那么,孩子们在托管班的餐饮、午休和作业辅导情况究竟如何呢?近日,记者以“家长”的身份,对这些托管班进行了探访。

方同学告诉记者,这种托管班的招聘非常多,一般都是在大学生中流传,会有专门的qq群发布各种家教信息,而小学生托管培训至少占20%。“我当时就是在网上看到的招聘信息,对方没有问我是否有教师资格证,或者有其他教育经历,直接就录用了。”他介绍,那家托管班的负责人原来是个代课老师,后来发现开托管班比当代课老师赚钱,就辞职出来创业,教课培训全部找的像他这样的大学生兼职,他自己一般是去接孩子。

每天下午3时,小学低年级学生就放学了,中高年级学生下午4时半也普遍放学。然而,很多双职工家长此时根本就无法下班。因家长的现实需求,催生了大量托管班。记者调查走访发现,这些托管班,基本无准入门槛,没有卫生资质、物价收费批文,更没有办学资质,目前处于“脱管”状态,安全隐患重重。即日起,本报推出《“脱管”的托管班》系列报道,如果您对此话题有兴趣,欢迎通过@长沙晚报(新浪微博)、长沙晚报官方微信,或拨打本报热线96333参与讨论。

“我们现在是被托管机构给包围了。”最近,砂子塘学校工会主席叶婷刚参加完街道综治办组织的托管问题协调会。该学校有据可查的托管机构多达七八十家,由于这些托管机构多开办在小区居民楼里,孩子们中午的追赶打闹影响到了居民午休,导致物管投诉量增加,街道综治办不得不出面,把这些托管机构、物业、学校、工商等召集在一起开了个协调会。但由于这些托管机构并未纳入工商管理范畴,最后不了了之。